《烈日灼心》,怎堪那糊塗爛帳?

「一人一台戲,盤古開天地」

說書人那悠遠的語調,配上黑白的畫面,

匆匆的交代了一件煞人的滅門血案。

片中的主角-辛小豐彷彿瘋魔的喃喃自語:

「我要回去」……「我要回去」…..

但我們大家都知道,他回不去了。.

《烈日灼心》這部片,沒有開天闢地,

但卻陰鬱的讓人內心生疼。

↑↑七年前的慘劇,依然糾纏著當初的犯人

《烈日灼心》是根據須一瓜原作《太陽黑子》所改編的作品,

不走傳統九拐十八彎刑偵調查的套路。

或是「兇手」是誰的懸疑。

她就明擺了真相就在那邊,男主角三人在七年前犯下滔天大罪。

隱姓埋名,諷刺的是…

辛小豐竟然成了協警,上司還是當初接觸過滅門案件的刑警。

陰錯陽差,還真落得說書人的台詞。

「河邊一蹲充了龍王,抹點鍋底灰楞充竈王爺,

乍一看,還真看不出個子午卯酉來。」

但上司伊谷春可是真正的刑警,眼光銳利、經驗豐富,

辛小豐隨著共同執勤,也逐漸被對方看透,

冥冥之中,似乎真的有所謂的天理。

劇情上並沒有刻意製造峰迴路轉的轉折,

但《烈日灼心》整部卻還是戲味十足。

以田木子的職業而言,難免會注意到片中的警方編制。

像片中辛小豐身分是「協警」。

難免讓田木子好奇,啥是「協警」?

劇中隊長有一段戲提到:

「你跟我們一樣出勤,薪水卻只有五分之一」。

查了一下現實世界還真的待遇不高,

地位約跟台灣的「義警」差不多。

出勤時需要正規警察帶領,權力是受限的。

但衝鋒陷陣時誰管你是義警協警武警,

碰到的風險是一樣的。

所以片中下水道查緝犯人、或是直接抄「賭窟」。

甚至是有民眾鬧自殺。或是辦完案件後,

隊長招呼「趕快去洗澡,洗完下樓吃消夜」。

在餐廳吃著簡陋的宿舍餐,

都讓人感受到濃濃的在地警察味。

近年來的作品很難得看到那麼接地氣的刑事片呢。

↑↑段奕宏這部演技從眼神就入神了

《烈日灼心》這部片表現優異,跟劇中角色詮釋精湛息息相關。

田木子認為近五年應該沒一部同型片可打的。

雖然是陸片,卻有種古早港片的生命力,

裡面的隊長段奕宏真是演得極好…這不是溢美。

真他媽觀眾會覺得這人是不是跟張家輝一樣,

當過差人?

怎麼舉手投足就有一種刑警味。

劇中稱呼「這眼神有毒」非常貼切。

他眼神一揪,不用說話,好像甚麼秘密都瞞不住他。

看的人發慌。

車上那一段,他跟辛小豐互相試探,

他娓娓道出七年前的案情,配上鄧超慌張的演技,

那種刑警用「資料」當武器的獨門試探方式,

真的精采……觀眾也看得提心吊膽。

可是段的角色又很有層次,他的正義又不是那麼的僵化。

他知道辛小豐少報聚賭的贓款,

卻也知道辛小豐是為了女兒的手術錢才如此,

直接跟他說「報告紀錄多少就是多少」,

言下之意就是不追究。

他不是一位偏執的神探,而是一位謹守正義的警察。

段奕宏把那個分際抓得很好,真的演神了。

↑↑真正的刑警就該這樣

另一位主角鄧超也演得很棒,這一部光看他跟段奕宏對戲就飽了。

當協警的他身先士卒,敢衝敢打,

或是擔心自己犯行被發現的緊張。

最後天台上難過卻又如釋重負的微妙情感。

鄧超駕馭起來毫不生澀,甚至為了誤導隊長,

跟原本要自殺的酒莊老闆約(ㄉㄚˇ)會(ㄆㄠˋ)。

短短幾秒的激情戲,劇內劇外都是一大挑戰吧?

還可以看到劇中隊長難得尷尬的橋段,非常有趣。

此外,鄧超在裡面瘋狂的「操你木(母)」、「幹你娘手給我」,

實在是讓人印象深刻啊。

好劇本就是可以榨出演員的底蘊,《烈日灼心》就屬此類。

其實看完後田木子難免會回想:

「如果…某些關鍵時間辛小豐等人做了不同抉擇,

他是否就能全身而退呢?」

像是計程車司機楊自道找他一起跑路,

或是最後樓頂時手一鬆,讓隊長摔死;

但仔細想想,如果當初辛小豐沒有受性慾驅使,

女畫家就不會心臟病發死掉。

三人就不用領養畫家的遺孤尾巴。而三人總有一天會被逮到,

如果尾巴發現了一定會非常難過,所以三人一定要死。

跟是不是被房東監聽;甚至大陸電影的道德框架沒有太大的關係。

也許就像裏頭的隊長講得一樣,人就是善與惡並存,

沒有惡的一面,就沒有侵害與傷害;

可是善的一面,又願意重回犯罪現場救回嬰兒。

那種種的因果,說不清、說不得。

只知道…

良心就像烈日一樣,灼得片中主角與觀眾…

心中一片酸楚。

在〈《烈日灼心》,怎堪那糊塗爛帳?〉中有 2 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